170801 - 王君馨.人妻物語(擦邊)

yukina 09-08-2017

http://bka.mpweekly.com/intervie ... -%E5%B0%88%E8%A8%AA
王君馨七月在美國行禮結婚,然後回港補擺酒,第二天立即宣傳新劇《超時空男臣》,緊接出席品牌活動、飛馬來西亞登台唱歌,新婚生活也沒空慢慢享受。「我老公仔說:『我好像很久沒見你。』」
這句「老公仔」,甜度之高,是另一種放閃。王君馨近年事業守得雲開見月明,《城寨英雄》花曼打得睇得、獲好評,《心理追兇》演心理變態女子,又令觀眾對她演技刮目相看,今年人生踏入新階段,原本在美國生活的丈夫為遷就她來港定居,工作和感情都如意,這位〇七年港姐亞軍,經過十年播種,現在享受一點收成,笑得燦爛。
她和幾位好姊妹鍾嘉欣、岑麗香等以往被稱為處女黨,現在各人先後結婚,她自豪地宣布:「可以改名做美麗的人妻黨。」
妻子這個名分得來不易,她與男友愛情長跑十二年,分隔兩地的時間有十年半,維繫感情的方法已可寫一篇心得;而且丈夫疼父母,要他離開家人來港另找工作,又經歷了六年的傾談,這個人妻物語,是一個不輕言放棄的女子的故事。
初入行患暴食症
王君馨在香港出生,四歲隨家人移民美國紐約,她回憶童年時光:「爸爸重男輕女,常說女兒要留在家裏,洗碗煮飯,哥哥就要做生意、出人頭地,我很外向,喜歡識朋友、學東西,運動、樂器、跳舞都熱衷,我覺得自己都可以出人頭地。」
她大學時回港在中大做交換生,同學鼓勵她參加港姐,順便看看娛樂圈有沒有發展機會,初時她是想做歌手,結果得了
亞軍,得獎後不久被派去參加內地的《舞動奇跡Ⅱ》,自小習舞的她奪得冠軍,本來一開始很順利,沒想到拍飲食節目《日日有食神》,表現被網民大肆抨擊,令她情緒由高處狠狠摔到谷底,患上暴食症。
「在人面前不敢吃東西,但一回到家,外套未脫下、手袋未放低,就立即開雪櫃狂吃,心裏很空虛,對着人做戲,扮作沒事,私底下時常想哭,不開心的程度很深。女演員要控制身形,我日日這樣吃,
肚腩像有七個月身孕,之後節食,更難過空虛,回到家又暴食,輪着節食、暴食,很不健康,最差可能有一百二十七磅,更嚴重的問題是人生沒有盼望,不知怎走下去。」
放低儀態 學懂演戲
兩位姊妹趙希洛及周家蔚帶她返教會,她聽到神對自己說:「我不需要你做一個偶像,我只需要你做一個榜樣。」她才驚覺以前心想渴望萬千寵愛在一身,原來做藝人要先做好自己,廣東話不好,就學好中文;戲不好,就看多點、研究多點。「唔好驚蠢,見到前輩就問,有努力,別人會看到。」最初拍劇,總是被安排演一些性感、用身材吸引眼球的角色,她不怕蝕底,一直默默做好本分。
「到了一三年,還未開竅,記得拍《女警愛作戰》,有一日我終於聽到自己的懶音,以前別人說『冷』、『懶』,我聽不出分別,對白是最大困擾,每一個鬼妹仔都會同意;終於咬字沒有那麼難,可以投入角色,多謝很好的前輩:鄧萃雯、黃子華、黃日華、劉松仁、謝天華,很俾心機帶我入戲。港姐很顧儀態,不開心都要優雅,但拍戲角色不開心,就不應該顧及是否挺胸收腹,我演個madam,頭髮剪得短到似男人,我放低晒儀態,才發現演戲好爽,之後慢慢學識抓緊角色的內心、經歷去演。」
想像朋友七孔流血
鬼妹仔和港姐這兩個身份,深深影響一位女演員的表現。「我自小跳舞,很多時想用眼睛、笑容、美貌、身體語言去做戲,當你只顧外在,不顧內心,就大鑊了,別人覺得你好浮誇,根本是做戲;但當你內心有戲,不需要做很多東西。」
回想演《城寨》花曼,「化完個妝,點完粒銷魂癦,穿上旗袍,我就用粒銷魂癦跟別人說話,不用望着人,我找到這個感覺。」演《心理追兇》的精神分裂女子汪海澄,「令自己做到一個好冷血的人,眼裏的人不是人,劈人的頭像劈柴一樣,沒有感覺,我要催眠自己,跟朋友談天時,我會想像他七孔流血,頭慢慢轉,然後跌落地,也不當一回事,我是這麼入戲。」
至於現在播的《超時空男臣》,她演古時的太子妃和現代的女明星汪以珊。「這個角色內外兩副面孔,有幾場我重看片段,好想打自己,她貪慕虛榮、極度自戀,自我膨脹得好犀利,我可以盡情玩。」
維繫分隔兩地戀情
原本住在美國、從事銀行業的丈夫Daniel,為了遷就她在香港的演藝事業正起飛,來港跟她一起生活。王君馨會是一個事業型妻子嗎?
「我是一個分析型太太,老公回來,可以和我分享工作上的事,我們一起分析、面對,我們好像兩個好朋友一起行,不是他教我,或者照顧我,不是一定他在外面賺錢,我在家中洗衫煮飯。飯是要煮,衫是要洗,他不介意做,我喜歡做計劃的工作,不喜歡做家務,自小父母覺得
女孩子要做這些,我反叛。」朋友說她假如生了小孩,就會改變,但她暫時仍想享受二人世界,事業上先衝一衝,兩年內不會生育。
她和丈夫一起十二年,期間分開過再復合,即使拍拖時亦有約十年半時間是分隔兩地,終於能成為夫婦、一起生活,現在可說等到「收成」。「以前工作到很累,一個人回家吃外賣,看看劇本,按按電話,更新一下社交網站,就去睡覺,我晚上在香港,他在美國已上班,因為時差,我起牀時他已睡覺,一星期才用手機見一次,現在晚晚都見到他,我有時望着他,很真實的在家中,好開心。」
哽咽感激丈夫家人
以前要維繫分隔兩地的戀情,她的竅門是:「很多女孩子口不對心,譬如說『攰』,意思是希望男友說些甜蜜的說話,但當兩個人見不到面,男孩子比較遲鈍,我們long distance,我會很坦白:『現在我很需要你說些安慰說話、說掛住我。』他也會很坦白,如果不夠坦白,會變疏離,我們很真心分享自己所想,不是日日見面、吹吓水、講天氣,能溝通時特別珍惜。」
丈夫為她放棄在美國的工作來港,算是一種犧牲。「對男仔來說是,要辭掉工作過來,我們談了六年,其實我等了他很久,最有趣是他又等我返美國,一定是難的,我最近四年才在演戲上開竅,開始享受拍劇,六年前我可以放棄一切就走,返美國完成碩士學位、找份工,演完花曼後,他的家人跟他說:『君馨很需要你,
你要過去。』他們看到我的角色愈做愈好,需要有個人在家中照顧我,我非常多謝他的家人,很疼我。」說到這裏,王君馨哽咽了。「Daniel好顧家,要他離開屋企人,對他來說比放棄工作難,當然他來到香港,如果找不到工作,又怎面對我家人?難道住的食的全是我付錢嗎?他困擾了很久,到我們計劃結婚了,我說:『如果你不過來,我就要延遲結婚。』我不想他一來港立刻結婚,起碼早幾個月,所以他有很大信心,放棄工作,搬過來,又好感恩,神讓他兩星期後就找到工作。」
老公給予簡單的愛
丈夫離開家人,王君馨的補償是每年感恩節陪他回美國,十一月廿五日一定要全家人一起。丈夫要適應面對她的娛樂圈朋友、記者傳媒,她要從旁幫助。「他仍在適應點解一間屋可以這麼細,紐約一個洗手間跟睡房差不多大,我說:『我哋屋企已經不小,兩個人住三房,已經很幸福了。』我說服他香港的好處是交通、購物、飲食方便。」
丈夫在鏡頭前怕羞,「我覺得他非常之靚仔,但唔知點解影婚紗相時,不懂得chok,又不懂得笑,但已有進步了。」她最喜歡Daniel性格善良,對全部身邊人都很好。「他為我做過最好的,是100%接納我,對藝人來說這很重要,在家中他最喜歡我不化妝,好舒服地做回自己,食個即食麵都開心,這種簡單的愛很難找,尤其是在香港。」
我值得等
王君馨和好姊妹鍾嘉欣、岑麗香、李亞男、苟芸慧,娛樂版稱為處女黨,現在除了苟姑娘,逐個結婚了,以前常談貞潔的王君馨有更深看法。
「我結了婚後,更加明白,如果男仔沒有耐性,他是否值得你給他一切呢?我好開心,留了自己給Daniel,他等了我這麼久,他是絕對值得我把全個人交給他,在love裏面,到了度蜜月時,好像等得好辛苦,但這個等待是值得。這個人願意跟你行禮、願意離開父母,跟我一起,這個伴侶值得我打開一切給他,男朋友癲咗好多年,但他婚後也很開心我逼他等。」
■ 撰文:王志強/攝影:徐子豪/
化妝:Phoebe Yung/髮型:Jamie Lee/
服裝:THREE FLOOR (Runway Workshop)、Louboutin、Dearest Grace/
場地:Hotel Panorama